福彩3d字谜画谜

微 信 掃 一 掃
我把項鏈看成了鎖鏈
發布時間: 2019-07-31 來源: 揭陽日報 作者: 陶發美

  蔡小敏在《自省》(詩作附后)的第一節寫道:“解開項鏈/閃光的審美被我壓進錦盒”,我第一眼看去,以為是“解開鎖鏈”。是我眼花了,把“項鏈”看成了“鎖鏈”。不過,我好像開竅了。我在心里說,把“項鏈”看成“鎖鏈”也不無道理。莫泊桑小說里的那串鉆石項鏈不就是一無形的鎖鏈么?與鎖鏈相比,那項鏈有過之而無不及呢,它也是能鎖人的,它幾乎鎖住了瑪蒂爾德太太和她的小公務員丈夫的一生。


  當然,蔡小敏詩里的項鏈并不是莫泊桑小說里的項鏈。但它的鎖鏈屬性還是存在的。從詩的一二三節判斷,作者寫的似是一段戀情,那種如釋重負的感覺,就如同掙脫鎖鏈的感覺。再說,在現實生活里,項鏈之于女人,或真的就如同鎖鏈。它的束縛力、控制力是難以言喻的。詩里一句“解開項鏈”,無異于掙脫鎖鏈?!盎氐綋u擺,回到最初”。這可謂人心的一種自由形態。從而,作者的詩情也獲得了一種自由形態。


  于是,蔡小敏開始了極為精妙的描述。一個“閃光的審美”被放棄了,一個新的審美意識又產生了。有了這一番否定之否定,我們才欣賞到了后面詩境的壯美。是的,就是壯美。就是一幅心畫的壯美。這一幅畫一開始點筆很小,小于一粒葡萄,小于一滴水,但后來忽然大了起來。不但大,是碩大;不但碩大,還烈性,還凄然,還一片血色——“水滴咬住一枚碩大的落日/盈盈如酒,更如血”


  我沒見過蔡小敏。但我相信,讀詩如讀人。其詩秀外,想必其人亦秀外;其詩慧中,想必其人亦慧中。她的詩很至境,想必她人一定雅致。哈,我們還是說詩吧!她的詩就如心壁上的描繪,看似平白,卻奇詭多端。她是靈魂的癡迷者和構圖者。她的思緒就像一個極為靈巧的時光機,總能隨心所欲地在萬物間掘出自己的時空。


  再說她的《自省》。她為何不直說,她去喝了一回紅葡萄酒呢?她又為何不直說,要借得一杯好酒,才能消得一懷愁緒呢?當然,她不會直說。要直說,就讓平庸的詩人去直說好了。她不想在事物的表面溜達。仿若一個善良的女巫,她對萬物有一種輕度的熱愛。首先,她一定是愛著的,不是糟踐的、不是摧滅的。再者,她的愛一定是輕度的,輕度,才能種下自己的影子。


  確是,舉杯一痛飲,肯定不比從中拿走一粒葡萄要好;也確是,囫圇一下,把一粒葡萄吞吃了,也肯定不比從中拿走一滴水要好。事實也是,只有一個水滴,才能咬住一枚碩大的落日;只有一枚碩大的落日,才能表現她此一時刻的心像——“水滴咬住了一枚碩大的落日/盈盈如酒,更如血”。


  在此,我們也應該有所悟了。萬物間的靈魂逗留,才是極有意味的逗留;萬物間的道路是一個環繞狀態;萬物是通靈的;萬物不管怎么回轉,都會像指南針一樣,——直指我們的內心。


  “盈盈如酒,更如血”。


  這喻示了什么?——難道是那項鏈的化物?


  還有那個“閃光的審美”真的被壓進了錦盒嗎?


  還有,詩里的每一事物都在閃光呢!酒是閃光的、葡萄是閃光的、水滴是閃光的、落日是閃光的,連血也是閃光的。


  還有,詩情里的蔡小敏也是閃光的。


  還有什么不閃光呢?


  蔡小敏說,項鏈是閃光的,審美是閃光的。


  我說,那就不用分說了。項鏈還在,——鎖鏈就在?!楁準情W光的,——鎖鏈也是閃光的。


  自 省


  蔡小敏


  解開項鏈


  閃光的審美被我壓進錦盒



  互不相識的面目


  回到搖擺,回到最初



  我從紅酒里拿走一粒葡萄


  從葡萄里拿走一滴水



  水滴咬住一枚碩大的落日


  盈盈如酒,更如血


 ?。ň庉嫞宏悙偵辏?/p>


福彩3d字谜画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