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彩3d字谜画谜

微 信 扫 一 扫
我把项链看成了锁链
发布时间: 2019-07-31 来源: 揭阳日报 作者: 陶发美

  蔡小敏在《自省》(诗作附后)的第一节写道:“解开项链/闪光的审美被我压进锦?#23567;保?#25105;第一眼看去,以为是“解开锁链”。是我眼花了,把“项链”看成了“锁链”。不过,我好像开窍了。我在心里说,把“项链”看成“锁链”也不无道理。莫泊桑小?#36947;?#30340;那串钻石项链不就是一无形的锁链么?与锁链相比,那项链有过之而无不及呢,它也是能锁人的,它几乎锁住了玛蒂尔德太太和她的小公务员丈夫的一生。


  ?#27604;唬?#34081;小敏诗里的项链并不是莫泊桑小?#36947;?#30340;项链。但它的锁链属性还是存在的。从诗的一二三节判断,作者写的似是一段恋情,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就如同挣脱锁链的感觉。再说,在现实生活里,项链之于女人,或真的就如同锁链。它的束缚力、控制力是难以言喻的。诗里一句“解开项链”,无异于挣脱锁链。“回?#25581;?#25670;,回到最初”。这可谓人心的一种自由形态。从而,作者的诗情?#19981;?#24471;了一种自由形态。


  于是,蔡小敏开始了极为精妙的描述。一个“闪光的审美”被放弃了,一个新的审美意识又产生了。有了这一番否定之否定,我们?#21028;?#36175;到了后面诗境的壮美。是的,就是壮美。就是一幅心画的壮美。这一幅画一开始点笔很小,小于一粒葡萄,小于一滴水,但后来忽然大了起来。不但大,是硕大;不但硕大,还烈性,还凄然,还一片血色——“水?#25105;?#20303;一枚硕大的落日/盈盈如酒,更如血”


  我没见过蔡小敏。但我相信,读诗如读人。其诗秀外,想必其人亦秀外;其诗慧中,想必其人亦慧?#23567;?#22905;的诗很至境,想必她人一定雅致。哈,我们还是说诗?#26705;?#22905;的诗就如心壁上的描绘,看似平白,却奇诡多端。她是灵魂的痴迷者和构图者。她的思绪就像一个极为灵巧的时光机,总能随心所欲地在万物间掘出自己的时空。


  再说她的《自省》。她为何不直说,她去喝了一回红葡萄酒呢?她?#27835;?#20309;不直说,要借得一杯好酒,才能消得一怀愁绪呢?#24247;比唬?#22905;不会直说。要直说,就让平庸的诗人去直说好了。她不想在事物的表面溜达。仿若一个善良的女巫,她对万物有一种轻度的热爱。首先,她一定是爱着的,不是糟践的、不是摧灭的。再者,她的爱一定是轻度的,轻度,才能种下自己的?#30333;印?/p>


  确是,举杯一痛饮,肯定不比从?#24515;?#36208;一粒葡萄要好;也确是,囫囵一下,把一粒葡萄吞吃了,也肯定不比从?#24515;?#36208;一滴水要好。事实也是,只有一个水滴,才能咬住一枚硕大的落日;只有一枚硕大的落日,才能表现她此一时刻的心像——“水?#25105;?#20303;了一枚硕大的落日/盈盈如酒,更如血”。


  在此,我们也应该有所悟了。万物间的灵魂逗留,才是极有意味的逗留;万物间的道路是一个环绕状态;万物是通灵的;万物不管怎么回转,都会像指南针一样,——直指我们的内心。


  “盈盈如酒,更如血”。


  这喻示了什么?——难道是那项链的化物?


  还?#24515;?#20010;“闪光的审美”真的被压进了锦?#26032;穡?/p>


  还有,诗里的每一事物都在闪光呢!酒是闪光的、葡萄是闪光的、水滴是闪光的、落日是闪光的,连血也是闪光的。


  还有,诗情里的蔡小敏也是闪光的。


  还有什么不闪光呢?


  蔡小敏说,项链是闪光的,审美是闪光的。


  我说,那就不用分说了。项链还在,——锁链就在。——项链是闪光的,——锁链也是闪光的。


  自 省


  蔡小敏


  解开项链


  闪光的审美被我压进锦盒



  互不相识的面目


  回?#25581;?#25670;,回到最初



  我从红酒里拿走一粒葡萄


  从葡萄里拿走一滴水



  水?#25105;?#20303;一枚硕大的落日


  盈盈如酒,更如血


  (编辑:陈悦申)


福彩3d字谜画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