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彩3d字谜画谜

微 信 扫 一 扫
变色龙区诺轩的种属科目纲门
发布时间: 2019-09-20 来源: 作者:
遍观一众“乱港马前卒”的出位模式,逃不出两个套路:一个是要得?#20581;?#21467;国祸港四人帮”等大头目的支持,另一个是窜到国外找洋靠?#20581;?#21578;洋状。而为了得到港?#26469;?#22836;目和不怀好意的洋人的青睐,这些马前卒们为了各自利益,动辄互相倾轧。

今天,港嘢君要讲述的是黎智英与戴耀廷钦定的又一名“接班人”。他独辟“夺权”蹊径开启政治生?#27169;接?#20844;帑豢养“港独”分子,依靠裙带关?#30340;?#19978;位,又不惜过河拆桥与“恩师”分道扬镳,他就是被港人斥为“独轩”的区诺轩。


去年,茶餐厅专章讲述过的“乱港花瓶”周庭曾报名参选立法会港岛地区直选补选,但因其主张“民族自决”抵触基本法,被选举主任取消了参选资格。后来,周庭向香港高院提出选举资格?#26159;耄?#20170;年9月1日,香港高院裁定周庭胜诉,但再次确认,选举主任有权审查参选人政治主张,倘若违反基本法?#27425;?#21442;选资格。有意思的是,香港高院还同时做出判决,另一名乱港分子、当时因周庭被取消资格后顶替选上的区诺轩,当选无效。


就在法院颁布判词的前?#25945;歟?月30日,区诺轩刚?#25214;?#28041;嫌阻差办公及袭警被拘捕,但他似乎没有太大反应。而据《大公报》报道,当听到法院判词后,区诺轩竟?#35938;?#20102;,而且是伤心地哭出声来!《大公报》还指出,他的哭声和眼泪,道出了整个反对派的虚伪本质。“区诺轩的眼泪,是流给自己的,?#35009;礎好瘛?#22242;结、民主大计,都敌不过眼前的即时利益。所谓的‘兄弟爬山,各自努力’,始终敌不过对金钱与权力的渴望。”




独辟“夺权”蹊径



区诺轩,1987年6月生于香港的一个小康之家,自幼立志成为职业政客。


他相信“学而优则仕”的传统路径。进入香港中文大学后,区诺轩积极参加社团运动,相继担任校园电台外务副台长、学生会干事等职务。课余,他?#19981;对?#35835;政治学、厚黑学之类的著作。


他野心勃勃地独辟“夺权”蹊径。按照西方政治学的解释,权力至少有三张“面孔?#20445;?#20316;为决策的权力、作为议程设置的权力和作为思想控制的权力。


年轻的区诺轩发现,批判?#22836;?#21467;能“多快好省”地带来政治权力。


读书期间,区诺轩就是“刘遵义施政监察”的成员,监督校长的治校言?#23567;?007年的毕?#36947;?#19978;,他公开反对刘遵义颁发荣誉博士给董建华先生。


走出校园后,区诺轩直奔“仕途”。2009年,他加入香港民主党,并在两年后当选南区区议员。入仕后,他依旧秉持着“批判他人,自己上位”的老路。在雷曼债券事件中,他曾攻击民建联“跪你先肯做,民意如朝露”。



△图为区诺轩刻意挡在警方?#32769;?#21069;面,阻碍警方清场



相互攻讦,是香港反对派的群体通病?#21644;?#36807;攻击他人树立自家的权威。但是,在这样一种政治文化中,难免自己又不会成为攻击的对象。


2012年,区诺轩与涂谨申、赵家贤代表民主党参与香港立法会选举。选举期间,区诺轩质问工联会代表陈婉?#25285;?#20026;何放弃在临时立法会上的集体谈判权?


“年轻人不熟悉就不要讲,当时没有我们(推动工?#26102;?#38556;运动),休想进入立法前期准备。”陈婉娴当即挥来的一棒,让“年轻人”区诺轩?#29942;?#26080;言。


据香港政治观察人?#31185;?#20215;,这顿“棒?#21462;?#23545;区诺轩影响很大。一时,他开始谨慎地批评同僚和政治对手,并一度将精力用在个人形象的打造上。


那一年,区诺轩频繁在电台和电视台亮相。他先是在香港电台《自由风自由Phone》担任评论员,又参加游?#26041;?#30446;《伦住嚟试》,以及日本动漫文化节目《火烧万世桥》。


在这些政论和娱乐节目中,区诺轩?#38405;?#25913;“?#26087;唷?#20316;派,他还是时常取笑同座?#20266;?#20197;取悦受众,并尖酸辛辣地讽刺和打击政敌。



 
?#23665;琛?#35033;带关系”谋上位



区诺轩参选时获?#36335;?#23433;生、李柱铭等“老鬼”支持(大公报 | 图)


电台之外,区诺轩则着重对人际关系网的钻营。


2018年3月,香港立法会进行补选,区诺轩靠顶替周庭当选,但其当选的名额来自被取消议员资格的香港“众志”成员罗冠聪。



这一进一出的背后,隐藏着港独势力一段丑闻。港嘢君在《罗冠聪的聪明劫》一章中讲过,2016年10月香港特区新一届立法会大会上,刘小丽、姚松?#20303;?#26753;国雄、罗冠聪等四名港独分子上演一幕?#24576;?#21095;。其中,罗冠聪自作聪明地以?#27425;?#30340;音调念出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七个字。


四人被褫夺议员席位,让区诺轩看到了机会。2017年秋,他?#37027;?#36864;出民主党,开始与“众志”势力同流合污。


事实上,深谙“脚踏多只船”之术的区诺轩,表面上退出民主党,成为所谓无党派人士,除了暗地里勾结“众志”外,还继续与民主党维持着密切关系。


再后来,在议员补选中,由于“众志”成员周庭被取消资格,区诺轩由此得到了民主党与“众志”的支持,这是他后来能成功当选的重要原因。


而除了狡猾的选举策略之外,香港?#25945;?#36824;发现了区诺轩当选的另一隐秘。


2018年7月17日,区诺轩被发现与陆凤萍一起共进晚餐。陆凤萍一度是香港反对派内部的“交际名媛?#20445;?#22312;政界、社工界和宗教界甚为活跃,她也是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李?#26469;?#30340;前助理、前妻。


提及陆凤萍,不得不讲讲乱港派的“七国咁乱?#20445;?#19981;仅有今日“色中饿鬼”陈浩天一足踏三船,李?#26469;?#34987;曝也是花花公子。


公开资料显示,大学毕?#23707;螅?#26446;?#26469;?#20219;教屯门大兴佛教沈香林纪念中学,与同为教师的陈树英在1984年左?#39029;?#23130;。


1991年,李?#26469;?#24403;选立法局民主党议员后,又被曝与时任助理陆凤?#21450;?#33218;同?#38395;分蓿?#38470;凤萍的第三者身份由?#20284;?#20809;。


1994年,时年38岁的李?#26469;?#19982;年轻他八岁的陆凤萍结婚。2005年,在未办妥与陆凤萍的离婚?#20013;?#21069;,李?#26469;?#21448;被发现与前妻陈树英再续前?#25285;?#20849;赋同居。


?#25351;?#21333;身后,陆凤萍则继续混迹于反对派各势力之间,她与李?#26469;鎩?#25140;耀廷、黎智英等大佬交好。与区诺轩则是“阿姨”与“姨甥婿”的亲戚关系。


2016年2月27日,区诺轩与任职销售物流统筹员的刘芷蔚成婚。香港?#25945;?#26597;阅婚姻注册处记录得知,刘芷蔚的母亲名为陆凤娥,与陆凤萍(Phyllis Luk)一?#31181;?#24046;。


区刘成婚前夕,陆凤?#23478;?#26366;在社交?#25945;?#19978;留言,“he is going to marry my niece?#20445;?#20182;将会与我的甥女结婚)。正是这层裙带关系,也让陆凤萍卖力地为区诺轩的政治前途?#25353;?#38024;引线”。



 

过河拆桥,“独”?#36291;?#26174;


借助裙带关系上位后,区诺轩迅速成为反对派的“明日之星”。李?#26469;鎩?#29233;屋及乌?#20445;?#23545;于前妻陆凤萍推荐上来的区诺轩自然颇为关照。区诺轩还获得黎智英的“祝福?#20445;?#20197;及“占中搞手”戴耀廷的信任。


在反对派的内部活动中,戴耀廷曾放话交代“后事?#20445;?#19968;旦他在“占?#23567;?#29053;惑公众妨扰一案入狱,“风云计划”便?#25381;?#21306;诺轩接手。


戴耀廷不仅自?#21462;?#37326;猪?#20445;?#36824;密训乱港“风云兵”。在《戴耀廷的野猪革命》一章中,港嘢君讲过戴耀廷从特洛伊战争中获得灵?#26657;?#20182;要将一大批?#20843;?#20154;”培养成乱港“政客?#20445;?#19968;?#35762;?#31713;夺香港政权。


对于戴耀廷野心勃勃的“风云计划?#20445;?#21306;诺轩曾一句?#26263;?#20986;它的死穴:“筹措资源是当务之急”。


按照“风云计划?#20445;?#19968;个选区动辄需要花费十万百万的经?#36873;?#22312;香港数百个选区同时“风卷?#24615;啤保?#38065;从何来?


入狱前,戴耀廷还巴望着西方金主继续慷慨解囊。但是,眼看着反对派一个个计划都落空,西方金主对如此耗时费钱的“风云计划”?#39184;?#32780;却?#20581;?/p>


“接班人”区诺轩深知政治也?#24067;?#25928;。于是,他决定过河拆桥,这名“接班人”公开反对“风云计划?#20445;?#24320;始转向更容易出成绩的街头政治。


2019年7月21日下午,一群乱港暴徒借“和平游?#23567;?#20043;名实施暴力冲击,公然围堵香港中联办大楼,投掷?#25512;?#24377;玷污国徽,还在中联办门牌旁涂上侮辱国家和民族的符号,声言成立“临时立法会”。


区诺轩在暴乱现场


在这场骚乱中,区诺轩赫然站在天?#35834;摹?#25351;挥台”上,他还不时地与一名白衣神秘男?#29992;?#35821;,时刻关注?#38382;?#21464;化,并通过周边人随时传达指令。



当晚,香港警方开始清场,区诺轩又与杨岳?#35834;?#22810;名?#30333;?#26292;派”议员现身,阻挠警察现场执法,为暴?#25945;永?#20105;取时间。几天前的旺?#24039;?#20081;中,眼看?#21028;问?#23545;暴徒不利,区诺轩一度?#27835;鍘?#22823;声公?#20445;?#27463;斯底里嚎叫爆粗,并恶毒地辱骂一名女?#35762;臁八?#40657;警”等污言秽语。



区诺轩“独”?#36291;?#26174;,被香港舆论称为“独轩”“毒轩”。7月28日,在上环的非法集会中,区诺轩又站在暴徒和警察中间“扮专家?#20445;?#22823;肆攻击警方使用不当武力,阻碍警方执法,为暴?#25945;?#20379;“庇护”。



 
公帑豢养“港独?#20445;?#21161;“众志”借壳还魂



区诺轩用公款养“独”人。


多年来,为争取上位,区诺轩一直在政治立场上摇摆不定。他深知,高调宣扬“港独”不利于参选,他采取了“变色龙”“两面派”的做法。


在政治外貌上,他一度标榜为“?#23601;?#33258;决派”。2016年的一个论坛上,区诺轩直言不讳宣扬港独的?#26376;郟骸啊?#33258;决’必须包含‘港独’选项”。


一语惹出千层抗议的声浪。此后,区诺轩又抖出小聪明,将“港独?#22791;?#31216;“民主自决”。所?#20581;?#33258;决派”即是“两面派?#20445;?#19968;边声称拥护基本法,一边支持“港独”。


2018年3月,区诺轩?#30007;?#24403;选立法会议员后,开始对支持者投桃报李,被曝以公款豢养“港独”分子。同年8月,区诺轩公帑养患丑闻爆发。


根据议员开支申报资料显示,区诺轩每月花掉9万元公帑,以“天价”聘用“众志”7名核心成员担任其“助理”。其中,罗冠聪为“全职政策顾?#30465;保?#26376;薪2.2万元;罗冠聪的女?#36873;ⅰ?#20247;志”前副主席袁嘉蔚为“全职社区干事?#20445;?#26376;薪1.4万元;黄之锋、周庭等人也有不少分成。


有市民入稟高等法院申请司法覆核区诺轩的参选资格(大公报)


这只是乱港势力财务混乱的冰山一角。立法会议员选举期间,区诺轩一直标榜“无党无派?#20445;?#20294;他的选举开支被曝光后,人们发现:在156万的选举捐赠之中,有137万系“Chung Chi Limited(冲?#36867;?#38480;公司)?#26412;?#36192;,而该公?#23601;?#20840;受香港“众志”成员控制。


香港?#25945;?#32763;阅该公司注册信息发现,冲?#36867;?#38480;公司唯一董事是“众志”成员吴天斌,公司秘书则是“众志”新任常委廖伟濂。“众志”秘书长黄之锋稍早前也承认,“冲?#36867;?#38480;公司的户口是(负责)香港众志日常运作”。


?#28304;?#30475;来,区诺轩在竞选期间和当选议员后,大肆以公款对“众志”成员投桃报李,还有内?#32943;?#38065;、集体贪污的嫌疑。


这段丑闻曝光后,多位立法会议员认为,区诺轩就是香港众志的傀儡,“众志”借区诺轩进入立法会无异于“借壳上市”“借壳还魂”。



 
高唱“誓杀灭蝗虫?#20445;?#21453;中媚日忘祖宗



2016年11月2日,在香港中联办外的“反人大释法”示威中,区诺轩一度公然带头焚烧基本法。


△2016年11月,区诺轩在中联办外的“反人大释法”示威中,公然焚烧基本法


这段公案几乎差点毁掉区诺轩的议员梦。2018年的选举论坛上,区诺轩被对手陈家佩当场质问,是否拥护基本法?区诺轩还理直气壮地声言“当然拥护”。


曾烧基本法的区诺轩宣誓就任时,竟然一字不差地“乖乖”读出法定誓词。(大公报)


陈家佩出示了区诺轩焚烧基本法的照片证据。被抓住尾巴的区诺轩气急败?#25285;?#20182;一度百般抵?#25285;?#20004;次否认照片中的人不是自己。陈家佩继续穷追猛打,详细讲出区诺轩火烧基本法文件的时间、地点和相关证人。


?#35835;?#28113;仪和容海恩起立高呼“烧基本法可耻?#20445;?#26021;区诺轩“烧咗唔认无诚信?#20445;?#22823;公报)


这时,区诺轩假装可怜人,低声承认曾火烧基本法。不过,这只“变色龙”在随后的选举会上又辩解称,从来没有烧过基本法,只是“将一张基本法附件三的彩色影印复本焚烧”。


2018年3月,当选议员后的区诺轩又扬言,“不介意”再焚烧基本法。


任亮宪曾“?#20934;?#40657;字?#26412;?#29260;质问区诺轩会否再烧基本法,区诺轩回应称“唔介意再做一次。?#20445;?#35270;?#21040;?#22270;)


区诺轩一向仇视国人,将内地人称为“蝗虫”。香港舆论界还流传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,他是某首含有“誓杀灭蝗虫?#22791;?#35789;内容的港独歌曲的填词人之一。早在2014年2月,区诺轩还曾建议开征“陆路入境税?#20445;源?#38480;制内地游客到香港。


区诺轩还包藏祸心地指责?#25285;?#22823;量内地游客导致日用品?#20504;薄?#28385;?#19988;?#25151;金铺等“?#29366;?#37325;重”。一些香港立法会议员则批评区诺轩并澄清,“个人游”计划是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经济发展的措施之一。


1997年以来,香港受到金融风暴打击,经济衰退,失业率高企。如今,旅游业已是香港的支柱产业,带动了?#39057;?#19994;、餐饮业和零售业等的发展。


眼看着“蝗虫论”“港独论”不得人?#27169;?#21306;诺轩像周永康、罗冠聪、陈浩天等乱港分子一样,开始在卖国路上暗设“逃生门?#20445;?#20182;开?#35745;?#32321;与海外反华势力接触,为自己准备后路。


△日本反华分子和田健一郎(左)赴港为区诺轩站台


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期间,区诺轩曾作为交换生就读东京学艺大学,由?#31169;?#35782;日本极右翼政客田健一郎等人。2018年3月3日的选举造势会上,田健一郎亲赴现场为区诺轩站台,还带来一只从日本神社求来并印有“区诺轩必胜”的面具。而在当天,被取消补选资格的“港独”分?#21448;?#24237;也跑来捧场,这样“团结”的场面,没想到被区诺轩一年半后的眼泪洗出了“面和心不和”的真相,徒令世人耻笑。


福彩3d字谜画谜